老旧小区没地方安“桩” 电动车充电难如何破题

2018-08-22 办公室 66

图为梅江会展中心院内的充电站

图为河西区绥江道上充电的车辆

图为津门湖快充站

  天津北方网讯: 充电难,一直是困扰广大电动车主的现实问题,也是阻碍新能源车推广和应用的一个重要原因。近年来,我市下大力度推进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进展,但部分车主依然面临充电难的问题。相比汽油车,新能源车能源补给能力方面仍然存在很大差距。新能源车充电难,到底难在哪里?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有哪些?有什么解决办法?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新能源车主的烦恼

  老旧小区没地方安“桩”

  说起新能源车的好处,车主众说不一:节能环保、不限号、经济实惠……说起不好来,就集中在一个:“充电难”。

  我市南开区王顶堤园荫北里居民李先生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出于对新能源车的种种向往,他在2017年10月21日花10多万元买了一辆江淮IEV7S纯电动轿车。“我家本来有辆汽油车,后来又买了新能源车。没想到,充电难导致车买了不能用,成了摆设。”

  跟很多新能源车主一样,李先生首先想到的是安装个人充电桩,但当他去供电公司申请安装时被告知,要有物业公司或居委会出具的固定车位产权或一年以上使用权证明才行。园荫北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小区,没有物业公司,也没有固定车位。这可难坏了李先生。“居委会说没有权力开这个证明。”

  买车时4S店给了个16A的充电连车插头,需要加装电表。李先生家住七楼,是顶楼,电表装在自家不现实。他跟一楼的邻居沟通好,安装在一楼楼道里,将来邻居有买电动车的也可以用,但加装电表也需要上述证明。去外面充电吧,可近一点儿的充电桩都存在各种不方便,好用点儿的南翠屏公园充电站,离家远,还得花每度2.3元的电费和停车费,并且还得专门去充才行,无形中增加了充电成本。一来二去,李先生的新能源车成了摆设,他仍然开原来那辆汽油车。

  去年12月,李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诉说了上述烦恼。当时,记者进行了走访。在一个周末,李先生提了桶水正准备擦洗爱车,因为久置不用,车身落了一层尘土,李先生心痛不已。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这个小区,发现李先生的车还停在那里,车上的尘土更厚了,还淋了几泡鸟屎,前挡风玻璃上被人夹了小广告。

  新小区也不能安充电桩

  如果说李先生的烦恼是因为住在老旧小区。那么东丽区华明镇居民侯先生就显得有些“冤枉”。侯先生住在一个只有两三年的新小区,有固定车位。但当他向物业申请配合安装充电桩时,也遇到了麻烦。“小区物业说什么也不配合,偌大的车位,怎么就安不了一个小小充电桩?”

  记者联系了该小区物业公司。物业经理也是一肚子苦水:“开发商当初没有预留接口,作为物业公司,我们没有专业力量去帮个别业主接通充电设施,万一电路出问题起了火,其他业主不答应,物业公司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充电难,难在哪?

  1 基础设施不够多

  为了了解李先生的难处,记者从园荫北里出发进行了一次体验。出发前,先在手机上临时下载了一个充电APP,搜索发现,距离李先生家最近的充电桩有3.9公里,位于和平区气象台路与同安道交口附近。记者随即开启导航驾车前往。因为目的地位于市中心,途中多有拥堵,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几分钟。

  再看其他几个充电桩,距离李先生均在4公里以上,有的在和平,有的在河西,路况都不是太好。

  李先生认为,目前的充电基础设施总数还是少,按照国家相关规划,电动车充电桩,应该实现一车一桩。据了解,我市目前电动汽车保有量为9万余辆,而公共充电桩只有11000多个,数量差距悬殊。“我看了新规划,到2020年要实现0.9公里内就能找到充电桩,按那个目标计算,目前的充电桩数量还差得远。”李先生说:“什么时候电动车充电能像汽油车加油那样方便,电动车的普及才能够真正实现。”

  2 选址不当布局不合理

  在河西区绥江道田园商业广场对面,有一组八个充电桩,全都安装在人行道上,紧挨着盲道。人行道下,是一排机动车停车泊位。电动车停车充电,只能跟机动车抢泊位,但是这里的泊位很抢手,电动车就算肯花停车费,能抢到泊位的机会也不多。如果将电动车停在机动车泊位外,就是违法停车,会被贴罚单,就算电动车主冒着被贴罚单的风险将车停在泊位以外,充电线也不够长。于是,不少车主同样冒着被贴罚单的风险开上便道,占压盲道充电,让这里成为“问题”电桩。日前,记者再次到这里走访时,看到一辆电动车倒着上了人行道,在一个充电桩前充电。车主为了充电,也是花样百出了。

  市发改委工业处处长赵建辉一直负责我市新能源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建设工作,对于电动车充电难问题,他表示,“一个快充电桩,一天能充七八辆甚至十几辆车,一辆上下班代步的电动车一周充一两次电就够了,从这个意义讲,即便没有一车一桩,以目前我市的公共充电桩总数来看,够用了。但市中心建成区充电桩少又因布局或选址不合理造成部分闲置,也造成充电难。”

  3 充电桩管理不到位

  去年12月,接到李先生反映后,记者便开始对充电桩的状况进行调查。当时绥江道上的充电桩全都盖满尘土,且有不同程度损坏,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无人过问了。后来,本报对这处充电桩失于管理的情况进行了报道,所属公司很重视,立即派人进行了维修。记者后来去回访时看到,八个充电桩都能使用了。但是日前,记者再次去的时候,又看到有的充电桩被破坏,用来固定的链条被人扯断,扔在地上。

  几次采访,均未见这里有人值守,拨打充电桩上的客服电话,客服称:“这里是特来电公司全国客服热线,您的报修我们会记录下来,转给相关人员处理。”“你们没有天津方面的维修人员吗?可不可以让天津方面的人来和我对接?”客服说:“不可以。”而在国家电网设置的津门湖快充站,记者就见到了专业值守人员,而这里的充电桩个个完好无损,连尘土都没有。

  作为天津充电桩行业的领军企业,天创特来电公司目前在津投建约500个场站,充电终端6000多个,其中已运营场站383个,快充终端约1200个,慢充终端约3500个,仅次于国家电网,几乎占据天津目前充电桩市场的半壁江山,在民企中,是“龙头老大”。该公司负责人在回答该公司的管理问题时,只是粗线条地介绍,对于有多少员工从事一线运营维护这个问题,未直接作答。

  国家目前倡导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也给予一定补贴,像特来电这种民企,响应国家号召,投入大量资金在充电桩事业,值得肯定。但因为充电桩运营周期长,资金回笼慢,再安排大量的人力维护,有点儿鞭长莫及。如何两全,是摆在这些企业老总面前的课题。

  4 汽油车挤占充电车位

  记者在气象台路与同安道交口附近看到,仅有的两个公共充电桩位于气象台路边的人行道上,紧邻人行道是顺行施划的公众停车公司的两个路内泊位。

  记者到访时,两个车位全都停有非电动汽车。记者问旁边一位乘凉的大爷:“这两个充电桩能充电吗?”这位大爷反问:“这是充电桩吗?没见过有车在这充电。”记者找到停车管理员,问能不能帮忙调度,以便为电动车充电。这位管理员说:“我不管,人家停得好好的,我无权让人家离开。”记者又问:“那什么时候这里没有车,我再来。”管理员说:“什么时候都可能有车,这里的车位闲不住。”记者问:“夜里能不能充电?”管理员说:“夜里更不行了,这车位包月。”记者无奈地问:“那我的车想充电怎么办?”管理员说:“你只能在旁边等着,什么时候车位空下来,你什么时候充。”观察发现,这里路窄车多,停车泊位又都被占着,根本没有停车等候的空间。

  电动车充电泊位被占,是城市的通病。记者在我市多个充电站都看到过这种现象,汽油车主有位就停,不管是不是电动车充电车位,这也是造成电动车充电难的原因之一。同时,公众停车缺乏有效管理也助长了这一现象。

  5 意识有待提高

  采访中了解到,对于建设充电桩,人们的意识还远远不够。比如在选址方面,中心城区本来没有充电桩,现在要建充电桩站了,离居民楼近了,居民可能会有意见,什么噪声大了、危害健康了等。记者在一家医院看到,曾经宣传的充电站悉数闲置,充电车位成了停车场。看车大爷小声告诉记者说:“旁边小区离得最近的居民楼里的人有意见了,说噪声太大,影响居民休息。”

  如果说居民有意见还可以理解,那么相关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不愿意建充电桩,就有点“懒政”之嫌了。据介绍,为了鼓励企事业单位自建充电桩以满足本单位职工充电需要,去年底,我市出台文件,规定企事业单位自建充电桩可列入财政预算,但是,响应者寥寥。分析原因,有的单位负责人认为新能源车是新事物,如何管理不清楚,万一出什么问题还得担责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侯先生的烦恼也比较有代表性。物业公司不配合,一方面是开发商没给打下好基础,再安充电设施,需要大量投入,由谁来出这笔钱?此外,物业公司传统业务里,没有安装充电设施这一项,技术人才储备不足,如果安装,势必产生高额工费,即便花了高额工费,质量如何保证?都是摆在物业企业负责人面前的现实问题。

  破题

  多方面入手 让充电不再难

  天津是全国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首批试点城市,按照近日印发实施的《天津市新能源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市将建设各类充电桩超过9.2万个,力争达到15万个,满足约16万辆车的新增充电需求。其中,大约1.5万个用来适应公交、环卫、物流、邮政快递等专用车辆需求,有5.8万个为新建政府机关和公共机构用车、企业通勤客车和私人乘用车自用,公共充电桩约2万个。如果目标得以实现,充电桩数量不足的问题可破解。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需要一套系统工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士认为,相关部门应为充电桩站的安装管理制定一整套规范,通过规范化管理,让充电桩运营实现良性循环,在满足车主充电需求的同时,让充电设施运营企业获得收益,回笼资金。同时加大宣传力度,化解人们的疑虑。

  对于单位自建充电桩部分,应该加大措施,可考虑通过奖惩来确保指标的实现。试想,如果单位都有了充电桩,人们把车开到单位就充电,下班再开回家,会大大节约社会资源,而一个慢充桩只需投资3000至5000元。

  对于充电基础设施行业企业,还要加强管理,通过企业自律、行业约束、职能部门监管、社会监督等层面促进该行业健康发展。采访中,赵建辉透露,我市即将成立充电行业联盟,实现行业自律和监督管理。

  赵建辉介绍,未来新建楼宇项目都要预留电动车充电接口,业主可免于遭遇李先生、侯先生等人的烦恼。对于已建小区的物业企业,在法律层面上讲,不能强迫其为业主安装充电设施,但并非没有可能。赵建辉前期接受采访时提出过他们的“不成熟”想法,对于物业企业,可以让利,政府出台相关政策,由政府出资为居民小区建公共充电桩,由物业公司管理,给物业公司一部分利润,调动物业企业的积极性,解决居民充电难的问题。与此同时,流动充电桩、充电共享平台也在搭建中。

  记者发稿前得知,目前,这一“想法”正在积极落实中,相关部门也在进一步磋商,以期尽快出台相关文件,届时,新能源车主将不必发愁,车可以在物业人员的看护下在小区公共充电桩充电,效果更加理想。或者,可以通过共享平台就近找一个闲置的充电桩或约一个流动充电桩上门来充电。

来源: 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