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航差、效益低,电动物流车如何取代燃油车成为城市配送主角

2018-07-30 42

“成本高”:改造燃油车占据运营市场主流

此外,受到补贴、成本、运营场景等因素,电动物流汽车的生产流程也被认为存在“闭门造车”等掣肘。作为征求意见稿的起草成员之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汽车物流分会秘书长左新宇告诉南都记者,他在调研中发现,市面上生产研发的新能源汽车能够真正适用于物流运输的不多,“很多企业所采用的电动物流汽车由燃油车改造而来。”

新能源车型需要经历特别长的开发周期,车企要付出大量时间和机会成本”,张翔对南都记者提到,不同于乘用车生产,由于新能源物流车属于新兴市场,厂商的生产技术随着政策风向与客户需求持续变化,新能源物流车批次型号多,但产品数量少,尚未形成稳定的生产流水线,一些生产企业为了节省成本、获得补贴,直接按照客户需求在燃油车基础上进行改装加工,使得车型的可靠性较为有限。

对此,京东方面坦言,“主要还是成本问题”,在车型快速迭代的背景下,“这种方式开发周期短,节约开发费用。”

事实上,在新能源车辆产品迭代频繁的背景下,工信部等有关部门正通过淘汰“僵尸车型”,实现对市场的动态化管理,引导生产更适应市场需求。南都记者从工信部了解到,工信部、财政部等部门曾在去年年底发布《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对购置的符合条件的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鼓励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今年4~5月期间,先后发布拟撤销《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车型名单,拟撤销2000余款新能源车免购置税资格。据悉,这些淘汰车型均属于无产量或进口量的车型,包含续航能力不够、电池技术老旧的各类城市客车、冷藏车、纯电动邮政车、厢式运输车等车型。

《城市物流配送电动汽车应用选型规范》(征求意见稿)编制说明节选

南都记者了解到,为保证电动物流车辆的性能,此次推出的征求意见稿结合起草单位成员对新能源汽车制造厂、充电站、物流企业分拨中心、中转场等地的综合考察,对车辆高低温充电性能、续航能力指标等给出了建议,如“城市物流配送电动汽车充满电后,续驶里程不小于200km”、“汽车最高设计车速应不小于90km/h”等。

“与其他涉及电动物流车的技术标准不同,此次起草的征求意见稿是站在物流企业和买方的需求角度,制定的电动物流汽车选型标准”,左新宇告诉南都记者,不同于乘用车,物流车作为运输营运的重要工具对车辆要求更高,很多新能源汽车厂家没有按照物流电动汽车产业的需求研发,使得一些物流企业为避免购置风险,更多选择租用的方式引进电动物流汽车。在他看来,推广使用这些车型,更应该“从买方需求侧切入,刺激电动物流车的正向研发”,才能提高车辆的生产应用效率。

【现状3】

“充电难”:配套设施不完善、质量不达标

为了加快新能源汽车在各种场景中的推广,交通运输部在2014年发布的《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至2020年,新能源汽车在交通运输行业的应用初具规模,在城市公交、出租汽车和城市物流配送等领域的总量达到30万辆,其中新能源城市物流配送车辆达到5万辆。2017年国家邮政局在《快递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在中转盘驳、城市配送等环节积极推广使用电动车辆,引导企业采购符合国家标准的干线运输车辆和低碳环保的末端投递车辆,逐步淘汰排放超标车辆。”

在顺丰速运新能源汽车项目负责人郑伟志看来,新能源物流车在企业的推广使用中,拥有来自政策、资源效能、客户体验等方面的社会责任驱动力,同时仍会直面车与桩、车与货、车与路权、桩与电力配载缺乏相应配置等问题。

一位快递企业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在实际配送场景中,电动物流车的续航能力决定了远距离行驶中必须要有设定的充电站保障行驶效率,但一些地区电动车充电桩数量无法满足实际需要、充电设施不完善,“充电桩的设置对场地电力要求高,很多地方电压达不到,需要额外加装变压器”。京东方面也对南都记者提到,京东物流在自营传站上大量使用新能源汽车,从分拣中心驶入城市内的站点,但在实际应用中,也“会在续航里程、各地差异化的路权通行政策、充电设施资源紧张等方面遇到困难”,而这些往往需要通过和行业伙伴共同联盟,提前布局充电设施、测试挑选适用车型等措施解决。

相峰建议,除了新能源物流车生产企业应研发更具性价比、更适用于物流配送的车型,行业上下游企业应通过协同完善城市配套的充电、换电设备,提高物流车运行效率,完善售后服务,减少对快件运输和派送的影响。

这一情况已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6月12日开始正式执行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明确提到,地方应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和改善新能源汽车使用环境,2018年起新能源汽车地方购置补贴资金逐渐转为支持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新能源汽车使用和运营等环节。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中的工作目标:到2020年,要基本建成适度超前、车桩相随、智能高效的充电基础设施体系,满足超过5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互联网+充电基础设施”产业生态体系,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充电服务企业。

现阶段,越来越多的物流企业正尝试通过引进、替换等方式,逐步从依赖燃油车配送过渡到生产、推广纯电动物流车配送的潮流中来。南都记者了解到,去年菜鸟提出了新能源智慧物流车(ACE)计划,提出将向行业推广百万辆绿色智慧物流车辆,打造新能源物流车生态产业链。顺丰速运则计划在今年内完成近万辆纯电动物流车的更新换装工作,主要用于替换在全国30多个城市支线运输的燃油货车,并在近期联合华润电力就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园区综合能源服务等业务加快合作,推动电动物流车的普及应用……

在一些行业专家看来,在完善充电等配套设施和产业链条方面,物流企业与“八匹马”、“地上铁”等一些新能源车租车平台合作,也将会是有益的尝试和发展趋势。左新宇称,“从成本角度来看,集中运营的共享模式,能够带来成本和车辆调度管理方面的优势”,而一站式新能源物流车队租赁及运营配套服务,在提高车辆利用率的同时,能缓解物流车辆充电时间长、充电地点难找、运力紧张等问题,最终将有助于带动城市物流配送效率的提升。

来源:新出行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