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星辉汽车租赁(北京)有限公司

中视星辉汽车租赁(北京)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能源车

成本倒挂 对手降价 新能源车迎来“裸泳前夜”

“既是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预料地补会取消、国补会下降,但没有预料到国补会退坡超出50%。”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此表示。

3月26日下午,迟到三个多月的2019年新能源补贴政策正式公布。新能源乘用车补贴50%—60%的退坡幅度,让车企的“心理阴影”成为业界关切的话题。

不过,如惯常的套路一样,车企的政策营销在当晚达到高潮。在四部委要求新补贴标准落地即生效的强势无缝衔接中,以蔚来自造“补贴前夜”的最后四小时促销潮为代表,新能源车企要么表态不会涨价,要么给出涨价倒计时,以期借势促销。

无独有偶,同样在3月26日晚,在制造业增值税下调的消息发布20天之后,中国最大的两家乘用车企业“南北大众”——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同时宣布响应政策、全系降价,除了高端车型辉腾,最高降幅达1.5万元。

在豪华车各品牌的降价基本到位后,声势浩大的主流合资车企的降价正式开启。3月27日,通用汽车跟进宣布在华降价。按照增值税改革细则,今年4月1日起,制造业的增值税将正式由16%下调至13%。

这“一升一降”让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价格打平的目标渐行渐远。新能源车企面前摆下了“是加大技术投资追随补贴,还是放弃补贴主打低端市场”的终极拷问。

毫无疑问,3月26日晚是一个值得记住的夜晚。在补贴“腰斩”和燃油车降价的双重夹击中,国内新能源车企要做出决定其未来生存前景的决定。

全面“踩空”的大众

从2016年实行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每年发布新补贴版本以来,2019年的补贴政策来得最晚。在焦急的等待中,业内早已传出多个版本。从2018年11月的退坡40%,到12月的退坡30%,再到2019年初传出因受中美贸易谈判影响补贴将完全退出。尤其随着汽车下乡等其他刺激政策的出台,新能源车企的心情愈加忐忑。

鉴于此,《通知》发布当晚,官方在快速跟进的解读中称,此次补贴的制定早在2018年3月就启动,经历了一年的摸底调查、征求行业专家和企业的意见,以及第三方机构独立评估的“三步走”后,才最终出台。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多数新能源车企此前就将原补贴政策的到期日定在了2019年3月31日。考虑到补贴发布前进行了企业座谈会,业内有观点认为,车企在政策发布前应该已经得到了风声。

但仍未避免有车企在新政策上“踩空”。作为大众汽车进军中国电动车市场的标志之举,3月25日,在补贴新政发布的前一日,大众汽车在珠海一口气推出宝来纯电动版、高尔夫纯电版和朗逸纯电动版三款车型,三款车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分别是270公里、270公里和278公里,险超补贴红线250公里。然而,电池能量密度却只有121Wh/kg,与第二日出台的新补贴政策125Wh/kg的门槛一步之遥。这意味着如果以此参数上市,大众电动车型将拿不到任何补贴。业内预计,在三款车正式上市之前,大众或将更改其电池配置。

由于补贴直接关乎车企的生存状况,迟迟不出的新补贴标准,也让车企的研发与战略制定因目标缺失而受到不小影响。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在新补贴政策公布前,大部分新能源车企认为补贴退坡30%左右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对于具体的补贴条件,并没有统一的定论。

为安全起见,大部分车企将新车的续驶里程定到了300公里以上。因为2018年的补贴政策对于续驶里程大于300公里的车型补贴标准不降反升,车企认为这显示政策对长续航里程的鼓励。与此同时,车企普遍着力提高电池能量密度比。

涨还是不涨?

“这一退坡比例与当前整车综合成本下降的比例基本适应。”四部委在官方解读中称,新补贴标准制定的现实依据是:新能源汽车的规模效益、成本下降以及补贴政策退坡退出的规定。按照规定,新能源汽车补贴要在2020年年底前退坡到位。

补贴刚发布,就有业内人士核算了与去年相比,企业要少收入多少补贴,按照最高系数计算,一款车的补贴差额最多超过7万。三个月的过渡期中,也要“损失”四成补贴(期间最高按照2018年0.6进行补贴)。

以广汽新能源GE530为例,按照2018年的补贴政策,此车型将享受国家6.6万元、地方2.4万元,共计9万元的补贴,但根据新的补贴政策,过渡期后只能享受2.5万元的补贴。

3月27日股市开盘后,比亚迪、广汽集团等上市车企股价纷纷出现“跳水”,客车企业更是逼近跌停。

但企业在硬抗。“并不是在一段时间内不涨价,会长期这样下去。”广汽新能源副总经理肖勇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公司在开发车型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了补贴退坡甚至无补贴的情况。

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表达了与肖勇类似的观点。“我们在造车的时候就认为对手不是其它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而是汽油车。补贴退坡后,消费者才会真正注重产品性能。”沈晖对此表示。

但业内专家却认为,由于成本较大,车企涨不涨价现在并不明朗,预计有些车企仅会在过渡期内维持原价。经济观察报记者得到的消息是,除了蔚来促销、广汽新能源和前途宣布维持原补贴外,比亚迪、长城欧拉、威马汽车等新能源车企表示目前正在研读政策,是否涨价正在考虑中。几乎没有车企表示跟随新的补贴政策立即涨价。

无论车价降不降,新补贴标准都将倒逼电池成本下降的速度。因为电池占到了电动车成本的40%,是电动车“最重”的成本负担。

而车企宣布不涨价的主要原因是,有调查显示,汽车消费者很难接受车型涨价,尤其对于主要本身接受度就不高的新能源车。在此情况下,车企必然会进一步降低供应链,尤其是电池企业成本。有分析认为,为了节省成本,不排除某些微型电动车将采用成本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新能源车企和电池供应商是在同一条船上的,电池企业也会主动加快电池成本的降低。”一位行业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数据显示,2018年动力电池的价格已经同比下降25%,超出业内预期。

2019年初的电动车百人会上,欧阳明高也表示,电池成本已经降到1元/Kwh。但参会的电池供应商称,这只是低端电池能达到的价格,大多是磷酸铁锂电池。三元类的电池,以及宁德时代供应的电池价格都高于1元。

按照欧阳明高的推算,在2025年左右,纯电动车性价比才会实现大的突破。基于全生命周期的成本,燃油车和电动汽车将会持平。另外,最严格的排放法规即将实施,燃油机的成本将会上升,也会加快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性价比拐点的到来。不过,欧阳明高没有预测到3%的增值税优惠会在3月来临。

这意味着,车企将面对一道复杂的算术题。那就是:为追随补贴而提高车辆性能所需增加的成本,和维持现有技术指标、放弃补贴所带来“亏空”之间,哪个更大?

因为直到2017年,业界都承认,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基本可以覆盖电池成本。而依据这道算术题,不同的车企将作出不同的选择,进而将给新能源汽车的格局带来分化,且这种分化将在明年补贴彻底退坡后得以延续。因为,某种意义上,今年的50%-60%退坡,已吹响了补贴彻底退出的前奏,与2020年彻底退出、大家同样“赤脚”相比,这一次的“腰斩”才是补贴生涯中车企受到的最大心理冲击。所以,这一次的决策也将决定未来的方向。

自主品牌优势在消失?

靠补贴催出的市场能否继续维持?“在过渡期,限购、限行城市,尤其是继续地补的城市,会迎来一波购买新能源汽车的高峰。”上述业内专家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市场分析认为,在新补贴标准后,A00级和A0级的电动车市场份额将进一步让位于更高级别的A级电动车。由于大部分A00级电动车续航里程短、电池能量密度低,受补贴退坡的影响最大。这种影响在2018年的补贴退坡后就已经显现。如此前销量名列前茅的微型电动车知豆汽车,在2018年补贴退坡后就陷入资金和裁员危机,到2019年已被冻结股权超6.6亿元。

“但不排除A00电动车会把续航里程数都提升到250公里以上,继续参与市场竞争。”业内人士表示,最近比亚迪推出的A00级e系列车型,续航里程就达到了305公里。

但低速电动车腾出的庞大市场,也将吸引更多的车企去承接,更多不需要依赖补贴的A00级车将出现。另一方面,随着特斯拉以及高端新能源车型的陆续推出,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更明显的在一高一低两极上进行扩充。

此外,自主品牌占主体地位的纯电动车或将不再是市场的唯一宠儿。随着电动车补贴的大幅退坡,未来不排除价格上涨,与之相比,受补贴影响小的插电式混动车型将更具竞争力。而插电式混合动力正是丰田等合资品牌大举发力的领域。“确实,相比于合资品牌,自主品牌以前靠补贴而取得的价格优势正在丧失。”梅松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除了内忧,新能源汽车还面临燃油车价格侵袭的“外患”。迎接新能源汽车的是补贴大幅退坡的挑战,而迎接燃油车的却是增值税降低的利好。在促进内需、拉动消费的经济大目标前,新能源汽车的小目标要靠车企自己来实现了。

不过,业内专家对此持乐观态度,“应该影响不大。燃油车的官降不一定能体现在终端零售价,因为目前终端零售已经比厂家建议零售价低很多了。”梅松林对此表示。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预计补贴退坡并不会使新能源汽车出现销量下滑。”

政策似乎也在为补贴退坡提前做铺垫,从今年初直到3月初的两会上,包括汽车下乡在内的汽车优惠政策陆续出台,打开三四五线城市的电动车市场是政策初衷之一。

不过,目前看来,响应政策的以及该政策惠及幅度最大的,仍将是燃油车。因为对于新能源消费意识并不强、且不限号的三四五线城市,性价比高的燃油车,显然比价格高且充电不方便的电动车更受欢迎。(作者:周菊/刘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