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星辉汽车租赁(北京)有限公司

中视星辉汽车租赁(北京)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能源车

圆一个新能源造车梦,到底需要多少钱?

导读: 无论是政府的巨额补贴,还是投资者的豪迈撒钱,似乎都填不满新能源造车这一深坑,不禁要问:要圆一个新能源造车梦,到底需要多少钱?

近日,恒大宣布其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所有合作协议被解除,原因是贾跃亭半年内耗尽恒大给的8亿美元后向其追讨另外7亿美元但被拒绝,双方纠纷还未有结果,但为何闹翻还是离不开“钱”字。

其实不止FF,目前的新能源造车企业普遍存在“钱荒”的问题,尤其是国家补贴退坡后,以南京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为首的一大批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九月份,成立四年的NIO蔚来在美国上市,随后北汽新能源也在上海挂牌,通过前锋股份借壳上市,足见他们对资本的渴求程度。无论是政府的巨额补贴,还是投资者的豪迈撒钱,似乎都填不满新能源造车这一深坑,不禁要问:要圆一个新能源造车梦,到底需要多少钱?

一、新能源汽车代表着进步?

中国新能源汽车网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市场上比较知名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企业有98家。包括在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发展成熟的美国电动车及能源公司特斯拉、中国专攻新能源市场的新兴车企爱驰汽车、蔚来、小鹏汽车等14家、以及入局电动车领域的传统车企,如北汽新能源、宝马新能源、长安新能源等共83家,当然这83家中包含进军新能源领域的传统客车制造企业。

不管是专攻新能源市场的造车新势力,还是像通用、福特、大众、宝马等传统大车企,或是像许家印董明珠等跨界加盟,他们为什么统一看中了新能源造车这块蛋糕呢?

传统燃油车既消耗能源,又污染大气,与节能减排绿色生活的时代趋势相悖,新能源汽车应运而生,电力驱动大大减轻了环境负担,为公众提供了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另外,中国政府也希望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实现弯道超车,从2009年起,大力扶植新能源汽车产业,中央和地方公布的相关文件政策多达上百,仅2017年国家就累计出台了32项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可见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视和决心。

中央政府主要以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的形式鼓励生产和使用新能源汽车,发布的主要政策有《关于免征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的公告》(2014年)《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2016年)等。不仅免收车辆购置税,每辆新能源汽车最少补贴2万元,而对新能源客车的补贴最高可达30万元。

2015年,我国在电动汽车上投入的补贴金额为59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了830亿,为遏制骗补现象2017年总体上国家补贴比2016年退坡20%,地方补贴不得超过国家补贴的50%,但由于销量增加,17年的补贴高达千亿。按此补贴政策,要完成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2020年累计500万辆的目标,政府的补助总数将达4000多亿元。

在产业本身的风口下,再加上政府的助力,企业纷纷投身新能源汽车事业。但补贴退坡后,部分车企的销量明显受挫,甚至一些企业直接破产。数据显示,2017年比亚迪新能源业务营业收入约391亿元,同比增长12.83%;相比2016年80.27%的增长,当前放缓趋势尤为明显,而新能源汽车销量9.7%的增速,也大大低于53.3%的行业增速。

二、多少钱能圆一个新能源造车梦?

可能是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广阔前景,贾跃亭决定在美国专心造车以寻求翻身的机会。2017年1月3日,法拉第未来在拉斯维加斯正式发布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贾跃亭宣布首批FF91交付预计将于今年12月份开始到2019年中期完成,FF91的量产让他的新能源造车梦似乎有了实现的可能。许家印甚至已经花了144.9亿元与广汇集团合作,为量产后的汽车销售做准备,二者突然翻脸使人不得不好奇FF究竟烧了多少钱而引起恒大这么强烈的不满。下表总结了FF成立以来获得的主要融资情况:

image.png

目前看来,这多达55亿美元的融资并不能救FF,沉重的债务危机始终缠绕着它:2016年11月,FF在内华达州的工厂被曝因拖欠供应商AECOM的资金而造成停工。2017年,内华达州的官员指控FF公司并未实际动工,要求退回优惠政策减免2.15亿美元;2017年7月,贾跃亭深陷资金断裂泥潭,被冻结有关的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除此之外,据美国财经媒体报道,到2017年底,FF公司有3.5亿美金可转债到期,面临偿还压力;今年夏天,内华达的 Astound 集团宣称法拉第未来还欠其 150 万美元……

贾跃亭曾表示,乐视汽车业务板块里,个人已投入了100多亿元,但造车至少需要400到500亿元的投资。如此巨额的钱款甚至没有让FF量产出一辆可以在市面上流通的新能源汽车,看来法拉第未来的圆梦之路还很远。

同样面临钱荒的蔚来汽车情况似乎比FF好一些。

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美股上市,根据上市公开的信息显示,蔚来汽车通过A1、A2、A3、B、C、D六轮融资24.52亿美元(约合169亿元),上市时公司账上还有6.7亿美金,实际已经花掉17亿美金左右,历经3年,已经研发出来了3款车型,其中首款量产车SE8已经实现量产,但依然面临车辆交付多次延期,亏损严重的困境。从蔚来汽车招股书中可以看到,截止2018年6月30日,蔚来汽车的净亏损已经达到了100亿人民币以上,且亏损在不断变大,18年前6个月的亏损额比去年同期多了13亿人民币。看来蔚来汽车要实现他的新能源造车梦还需要继续依靠上市融资。

再看行业科技巨头特斯拉,下表显示了特斯拉成立至今获得的主要融资情况:

image.png

十五年接近3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特斯拉依然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特斯拉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7.85亿美元的亏损创下了季度亏损纪录,持续亏损的不利局面再加上即将到期的债务,无疑是雪上加霜,同时特斯拉又称,预期会在2018年下半年实现盈利,如果特斯拉产量不能达标,那么盈利的预期只会是纸上谈兵。

蔚来汽车CEO李斌表示:汽车销量达到10万,保有量到20万,这样有了规模效应,各方面的成本下降公司才能走向盈利。而产量问题正是目前特斯拉和蔚来无法盈利的关键,要实现量产,还是要看资金。

三、为什么这么烧钱?

作为典型的技术、资金、人才密集型产业,汽车产业本身就是一个烧钱的产业。无论是研发、量产还是销售阶段,对资金门槛要求都很高。

财报显示,去年特斯拉的研发投入约为3亿美元;另根据蔚来汽车招股书中的内容,自2016年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研发费用共计支出55.3亿元,占所有支出费用的50%以上;2017年,北汽新能源研发费用约为13亿元,如此看来,新能源汽车每年的研发费用约在15—20亿元人民币之间。

并且造车不能一蹴而就,还需要持续不断开发新车型,持续不断的为研发进行输血,然后通过量产回款。

量产耗时耗钱,从车型发布到车辆交付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高质量、高水平的工厂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特斯拉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花费50亿美元;10月17日,特斯拉以9.73亿元得到上海临港864885平方米的工业用地,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造计划也逐渐提上议程,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另外今年4月8日,法拉第未来以3.64亿的底价拿下广州南沙区约601亩的制造用地用于工厂建设。

中银证券汽车首席分析师彭勇算了一笔账,“按照15万辆产能设计,每辆车在生产设备和设施上的投资约1万元,前期研发一款车型的费用约为3亿元至4亿元,再加上相关环节,一个乘用车项目上马,至少需要30亿元左右的资金。”

量产之后,推广销售同样烧钱,有些车企的宣传推广费用、渠道开拓支出、人力资源成本等等甚至高达上百亿,9月23日许家印和孙广信签订协议,投资144.9亿给以汽车销售为核心业务的广汇集团,这显然是为FF91后续销售做准备。

自09年起中国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已近十年,新能源汽车普及也初见成效,但产销仍不能与传统燃油车相比。2018年9月,中国传统燃油车累计销量202.47万量,新能源汽车的累计销量仅9.5万辆,不到传统燃油车销量的0.05%,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新能源汽车尤其是高级新能源汽车价格较昂贵,另一方面,目前市场对电动车的可接受程度较低,尤其是对电动车充电及续航问题的隐忧导致其市场反响一般。如此看来,要挖掘潜在市场,大规模销售新能源依旧需要时间和资金。

结语

新能源概念的提出出于人类对环境的反思,体现了人类对自然的敬畏,科技带来美好生活,智能新能源汽车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充实了我们对人类未来的幻想,不得不说,这是一项伟大而崇高的事业。

创造新事物的道路上布满荆棘,新能源造车这件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盈利周期长,但挺过了前期的狂风骤雨,必将迎来风和日丽。不管谁会就此倒下,哪位又会披荆斩棘冲出一条血路,我们都应该向他们致敬。

作者:财论江湖